口 碑
——记青海省司法厅扶贫干部张吉青 刘水 宋长玥
青海司法行政网:http://www.qhsf.gov.cn 来源:政策法规处 供稿:政策法规处 发布时间:2018/5/3 11:45:45
 
  
  化隆回族自治县扎巴镇本康沟村。
  节令虽已是谷雨,可树还未吐绿,沟沟坡坡上的草色遥看近无。
  村委会的院子里却暖意融融。阳光透过玻璃阳棚垂直射下来,太阳的味道弥漫在身边,春天的韵味如此浓烈。
  省司法厅驻村干部马振良和多杰冉丹说着张吉青的故事。
  马振良说,我和张书记朝夕相处了半年,一起吃,一起住,虽然他比我年轻,可我佩服他。
  多杰冉丹说,我是来接张书记班的,张书记就要走了,我真不想让他走……
  不想让张吉青走的不只是多杰冉丹。
  听说张书记要走了,心有不舍的村支书马明龙哭了,不少村民哭了……
  马明龙对村委会主任张喜祥说,我们能不能想办法让张书记留下来?村子刚刚攒上劲,没有他怎么行?
  张喜祥说,昨天几个村民找我,抹着眼泪说,一定不能让张书记走。可张书记来了快三年了,为了村里的事下了那么多的苦,受了那么多的累,他也该缓缓了。
  马明龙说,他家里事多,真的不容易。我们给他一院庄廓,盖上房子,再让他干一年吧。
  两人到西宁找到了省司法厅领导。厅领导说,张吉青母亲的岁数大了,爱人又在大通上班,他在你们村里干了两年多,让他歇歇吧……
  正说着,门外传来一阵汽车的马达声,多杰冉丹抬头往院外望了望说,张书记来了。
  张吉青没穿外套,上身套一件藏蓝色毛背心,脚上是一双黑色网状运动鞋,鞋上沾了些泥土和草屑。他的神色有些疲惫,但眼神里透着刚毅。这天早晨,岳母刚刚火化安葬,他没顾上回家,就直接赶回了本康沟。这几天,村里正在搞绿化。下午,县林业局的领导要来村子协调送松树苗的事。
  三年前的深秋,张吉青来到本康沟村任扶贫第一书记。
  领导找他谈话时,问他有没有困难,张吉青说,困难谁都有,我能克服!
  回到家里,他望着七十多岁的老娘,嗫嚅着。母亲说,有什么话就直说。他说,妈,我要去化隆一个贫困村扶贫,两年,可能时间还会长一点,我不能在你身边照顾你。有着多年党龄的母亲说,你不用担心我。你要把组织交给你的任务完成好。
  爱人曹玉花是大通县三中的化学老师,通情达理的她对丈夫说,天冷了,那里海拔高,照顾好自己……
  那一夜,想着今后的工作,想着领导和亲人的嘱托,张吉青久久未能入睡。
  本康沟村海拔近三千米,地处脑山,是县重点贫困村。
  村支书马明龙见来了一位第一书记心里笑了笑。以前村里也来过驻村干部,几乎是点个卯就闪人。马明龙心想,这次来的可能又是一个蜻蜓点水的。他对张吉青说,张书记,行李也别解开了,你回吧。
  张吉青看了看村支书,什么也没有说。可心里沉沉的,他觉得肩上的担子格外沉重。
  “习总书记说,在扶贫的路上,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家庭,丢下一个贫困群众。你去扶贫是代表省司法厅去的,有什么困难尽管说,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,但扶贫工作一定要做好!”厅领导的话响在耳边。
  “你要把组织交给你的任务完成好。“母亲的嘱咐也在耳边。
  这给了他动力和信心。
  开动员会,谈话,摸底,走家串户,近两个月时间,张吉青没睡过一个囫囵觉,饭更是饥一顿饱一顿。
  张吉青说,那时候太难了,开村民会,连人也叫不全,脱贫这么大的事,喊破嗓子,来开会的稀稀拉拉。张吉青说,我本来是个急性子,那两个月把我磨得一点脾气也没有了。
  村民一看这次来了一位真抓实干的第一书记,由被动慢慢变得主动。但他们对扶贫的最质朴的理解是,成了贫困户就会有补助,就会领到钱。为了纠正这一观念,张吉青苦口婆心,嘴皮都磨出泡来了。
  张吉青并没有农村工作经验,他说,公正,公平,公开,透明,一碗水端平,这是做好农村工作的最基本原则。农民虽说文化程度不高,但他们心里有一杆秤,谁真心为他们办好事,谁实实在在为他们办实事,他们心里清楚得跟镜儿似的。
   宣传、动员、无数次“回头看”、细致摸排,开了不知道多少次村民会,在全村三个社112户中,确定了精准扶贫户32户。
   一天,张吉青到西宁为村里跑项目,回到村里,有人告诉他,早上,有一个村民因为自己没被列为扶贫户在村委会耍酒疯。第二天,张吉青找到那个村民,问他:“你有意见为什么不在村民大会上说?我们开了多少次会?谁是贫困户,谁说了也不算,是全体村民定的,几次开会你都在,为什么不说你的理由?”那个村民红了脸,低着头说:“张书记,我错了,向你道歉……”张吉青说:“你以后少喝酒,多干点正经事。”那个村民知道了,这个第一书记不仅能干,肯干,还是一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人。
  村子里外出打工的人不少,留守的女人们除了做一天的三顿饭之外闲得无聊,有人喝酒,有人凑到一起打麻将。张吉青看了心里发急。村里有司法厅、监狱管理局、西川监狱捐赠的42台缝纫机。张吉青决定把女人们从酒桌和麻将桌上请到缝纫机旁。女人们三三两两懒洋洋地来了,她们嘻嘻哈哈并没有把这当成一回事,只是好奇,过来看看热闹。
  张吉青不急,他知道急不得,观念的更新,生活方式的改变,对这些偏远山村的女人来说,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,需要时间的磨砺。
  张吉青让她们从最简单的做起。袖套简单吧?手巧的人几下就学会了。那就做短裤,几天后也会了。
  女人们觉得做手工比喝酒、打麻将有意思得多。
  张吉青见女人们有了兴头,请来技术人员,办了40天培训班。
  这些女人并不知道,第一书记张吉青将改变她们的命运。
  张吉青听说群科有个青海哈尼福民族服饰有限公司。张吉青找上门去。
  总经理、  董事长韩学智对张吉青的来访没当一回事,他太忙,对张吉青提出的让村里的女人代为加工服饰的请求更是没有过心。开什么玩笑?哈尼福加工的服饰是向印度尼西亚出口的,粗手笨脚的村妇怎么能拿得下来?韩学智摆了摆手。
  “韩总,求求你,到我们村去看看吧,看完你再做决定。”
   拗不过张吉青,韩学智来到本康沟村。四十多台缝纫机引起了他的兴趣。但没有厂房,技术也粗糙,韩学智并没有做决定。
   张吉青知道有希望。他就这脾气,认准的目标就锲而不舍地做下去。
   在村里标准化车间里,韩学智巡视。他说,前两年,他的家门都要被张书记踏破了,他一见张吉青就头疼:“张书记真能磨,他真的是真心实心为村里办好事,我被感动了。”
  村里的服装加工车间,造价210万元,400平方米,有68台缝纫机。可容纳100人作业。
  2018年,这个村办车间的产值将达80万美元,这真让人振奋。
  来自巴基斯坦的技术总监阿布杜拉.来推夫说,很好,这里的人很能干 ,能吃苦。
  女村民韩新庄姐正在缝纫机前忙碌,她双腿残疾的丈夫也在这里上班。她和丈夫两个一个月的收入近2000元。说起张吉青,韩新庄姐泪花在眼眶里打转。她说,张书记的恩情,一辈子说不完。
  郭媛玲说,现在我们脱了贫,过上了好日子,这都是张书记给我们办的实事。听说他要走,我们心里特别难受。
   在上河滩绿化工地,村民,也是化隆金坤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经理王占军,他的公司在村里,产品是优质桶装水。他说,张书记为我的公司操碎了心,他真是个好人,好书记。
  75岁的老党员吴世宗双手竖着大拇指说,张书记为我们村子做下的好事,我们全记着!
  这就是口碑,谁真心为百姓做实事做好事,谁就会赢得这种口碑。
  2018年3月9日,化隆县委县政府已将本康沟村确定为乡村旅游示范村,总投资7000万元。这个决定的一个重要理由是,本康沟村有一个能干实事的第一书记,有一个坚强的,能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党支部。
  张吉青很淡定,他说,我只是做了一个普通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事,比起中央的要求,比起厅领导的期盼,比起村民的期待,我做的远远不够。
  张吉青的身后,刚刚栽植的一行行小松树绿油油的,弥散着春潮的气息。历史说:“我答应过你们,我说潮汛即刻到来,而潮汛已经到来……”
  本康沟村正踏着春的节拍,昂首走在春天的大路上。
相关链接
  省律协举办律师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培训班
  司法厅机关开展植树活动
  刘宁检查指导柴达木监狱工作
  王正升副省长调研人民调解工作